主页 > P家生活 >双腿交错(14) >

双腿交错(14)


2020-06-22


双腿交错(1)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Episode 14 激情与激进

我的他很迷人。

看到他的第一眼,是一道光,

我看到他的最后一眼,也是一道光。

考上街头艺人之后,我在喷水池广场边唱歌,

他用神乎奇技的双手驾驭两边四组键盘,时而楚楚凄凉、时而气势磅礡配合着歌声,

让我自觉平凡的演唱技巧,成为他的伴奏。

但「用平凡而动人的方式说故事,是妳无可取代的演唱方式。」他说。

一起练团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当我的歌声因为他的音乐导引到出神时,

他会默默从背后抱着我、抚慰我,在我耳边呢喃,然后,舔咬我的耳窝。

我从恍惚中清醒,又在爱意中醉了。

他右手手指在我乳头上的弹奏,左手手指渗透在我内裤中摸索,

不知为何,总是能够像是不同的两人在服侍着我一样,

一个人若有似无地轻抚、一个人急切深入挖掘,有时两个人又互换位置。

啊!是了!

他能够征服钢琴上的黑白键,将自己的情绪分离于两手,

当然也分离出两种情绪,让我感受到两个人的情慾在我身上流窜。

啊!湿了!

我知道两种情感都源自于他,都是他多重人格的一部分,

让我感到像被婴儿般呵护的是他,让我感到被野兽吞噬的也是他。

「亲爱的我不行了,我站不住了....」他的动作往往让我的双腿颤抖着。

「我扶着你呀,这样不是很好吗?」他的手指在我几个重要部位上跳耀着,

吊着胃口,让我的潮水闷在身体里发不出来。

「妳想要我用力撞进妳的身体吧?」另一个他忽然抓住我的臀部用力插了进来,

毫无防备的我软了脚,于是他顺着我,让我跪在地毯上,

却没有停下强力的冲击,撞着撞着,强烈的快感与物理惯性迫使我往前爬动。

就这样我一路在毯子上爬着,直到高潮引发的僵直让我丧失爬行能力瘫软为止。

他多才多艺的特质,也展现在对于绳结和纸雕模型上的成就。

他许多原创手工艺品,让我们网路商店的收入,能够支撑一季一次的国外小旅行。

而对于我而言,他艺术上最美好的贡献,就是用极其複杂的绳结,

将我綑绑起来。

有时綑绑在我们的床上,有时悬吊在练团室的半空,有时就绑在厨房的钢管上。

有种绑法让我一挣扎就能够领略好几个穴道的刺激,

有种绑法则让我毫无动弹空间,

却因为他稍微施力拉了某一条绳,就让我兴奋到疯狂。

被他绑着的时刻,时间的流动是缓慢而敏锐的,

交杂在指缝、唇边、乳头、乳房、阴唇、股间、脚底甚至是脚趾间的绳,

都能在同一时间里得到酸麻的压迫感,

当能量聚集至高点时,那怕只是单纯含着他的肉棒,也能点燃我的崩溃。

这种源自先人的性爱手段,在他解构女体需求后精进改良,

最后在我身上得到实践。

于是,我不可自拔地染了瘾,

在我们假日街演一个晚上后,我总是会疲惫地跟他撒娇:「绑我!」

绑越紧,我的身心却能够放得愈鬆。

至于他的化学理解力更加惊人,

只要他愿意,调製出毒品和炸弹应该都不是什幺难事。

由于拥有化学硕士与药剂师执照,他能自己调配出威力更大的充血剂,

无论是让男人吃下肚的,还是让女人抹在身上的。

年轻的他能够靠一点药力,让自己在射精六次后仍然坚挺,

而靠着他独特的指法与药方,也能让我的乳尖和阴核在洩了三次潮之后,

仍然感到索求无度的肿胀。

于是在他放假的白天,偶尔我们就这样做上一整天,直到夜晚街演才离开床,

做到累了睡着了,在棉被里碰到彼此的裸体,又互相抚摸起,

抚摸到燃起了慾火,又再大战一场,

到最后,即使高潮已经成为短暂的肌肉收缩,

习惯在高潮时咬着他手臂的我再也咬不出齿痕,

习惯在我嘴里结束的他也不再有液体涌出,

我们仍然贪婪地想要对方继续满足自己。

之所以试图这幺疯狂地榨乾他也有其他的原因,

他有一种脑筋动的太快的特质,精神一好就开始关心每一件事,

关心科学、关心环境、关心社会,关心无所不包的政治,

他的杂物间也就是书房里,将报章杂誌中对他有用的内容,

分门别类地剪贴成简报本,并且编上目录整齐地摆放在书柜上。

他知道我不大有兴趣,不大和我谈论时事,

有些时候他晚睡了,我便穿着全套内衣走进书房,骑到他身上,

他也毫不介意我闯入他的空间,看到我走向他,即刻会分裂出另一个人格,

将我放在办公桌、沙发上,甚至直接在办公椅上满足我。

今天我来到音乐厅,担任儿童慈善募款义演活动的主唱,

一整个女学生演奏家所组成的交响乐团为我伴奏,

学生家长们高举着手机不断拍照录影。

台下最前排有刚就任的帅气总统,有风姿卓绝的市长,

还有几对应该是当地的议长或是议员夫妇的,我一个也认不出来。

唯一让我有印象的,是刚才在洗手间前深情拥吻,

而后来在观众席间跟民众打招呼,似乎是要为候选人拉票的一对女同志,

一个甜美、一个帅气,两人都极具魅力。

不过,这样的大场面我毕竟还是第一次看到,

还好他早晨起床后又给了我一场马拉松式的性爱飨宴,

现在他扮成小丑在厅外广场上街演,卖着一罐罐五颜六色的冒烟饮料,

想到这些害羞而有趣的事情,纾缓了我现在可能的紧张。

娇小玲珑,眼睛笑成一线的指挥似乎看出我的不安,对我抬了抬下巴。

我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向总统鞠了躬。

他的笑容配上健康的肤色,真是充满神祕的性魅力啊!

即使我这两天被餵饱了,有一瞬间我竟然仍感到下腹部有一股热流窜动。

我睁开双眼,心上给了自己指令:唱吧!

「用平凡而动人的方式说故事,是妳无可取代的演唱方式」

我一直没有什幺自信,但这一刻我知道他説的是真的了。

在交响乐的环绕中,我歌声中的感情收放自如,

听众渐渐不再滑动手机萤幕,聆听着我歌声中的故事。

三首歌之间,听众完全忘记鼓掌,

却在最后一首曲目结束的10秒后,引发震耳欲聋的掌声。

然后,我的他扮成的小丑上场了,

他推着五颜六色的气泡饮料推车上了舞台,给了指挥小姐一整串气球,

给了台上的每一个女学生一束绣球花,然后给了我一个引发全场惊呼的吻。

「我永远爱妳!所以不忍心妳一个人寂寞!」说完他走向听众席。「什幺?」

总统的随扈们紧张地走向前,总统摆摆手示意不要紧。

然后,我优雅英挺的他举起双手,数十道美丽的光芒同时从推车绽放出来,

在没有人来得及反应前,光芒已经穿透、裂解所有人的身体。

我再睁开眼睛,已处在昏暗而烟雾瀰漫的断垣残壁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光,

而且随着器官细胞逐渐自行修复,我竟然产生不间断的性高潮、前所未有的刺激。

「阿乔,把身体放鬆了就好,我正在治疗妳!」

我丧失意识昏睡前,听着总统对他也正全身发光的女秘书温柔地叮咛着。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双腿交错(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