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诗生活 >双腿交错(1) >

双腿交错(1)


2020-06-22


双腿交错(1)

Episode 01 昂贵的春药

司机詹桑在距离家门十多公尺处就缓缓煞车,他知道我讨厌讲电话时还要同时抵抗惯性前倾的感觉,檯面上美丽温柔、私底下却极端暴躁的我,已经为此踢了几次他的驾驶座椅背。

副驾驶座的随扈小江熟练地下车迅速打开后座车门,我对小江说:「让詹桑先休息,你帮我把后车厢里桩脚送的农产品提到客厅。」

说完最后一个字,我已经走上了官邸的二楼阶梯。

「还不上来?」

我低沈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内环绕,眼角撇到小江的嘴角无可奈何地上扬。

等小江整理好礼品进到房门,他看到的是地上随脚乱甩的高跟鞋,和内衣裤混脱在一起的套装,以及莲蓬头的洒水声。

「快点,我下个行程前只剩两小时!」

我催促着小江去简单刷牙洗个手脚,我则利用时间迅速吹乾了微湿的髮尾。

在他走出浴室,手上还拿着脸巾时,我凑上去解开他黑色衬衫的钮扣。

「等等啦,我腰带上的装备......」我不等小江假意抱怨完,已经贪婪着轻舔他左边乳头,双手则慢慢解开他腰际的装备,让还挂着配枪的长裤一起褪到地板上。

「卸甲」的过程真的让我非常兴奋。

  

「我下半身还没洗,我帮妳吧!」

小江说完便抱起我,让我坐卧在床沿,急忙脱下我的丝质薄纱后,左右来回舔允着我两边乳尖。

三十八岁的我,虽然已没有少女时代的敏感,但是小江的舌头还是能够让我感到温暖,尤其他继续顺着我腹部往下,在我有点出神、脑海还排练着待会演说要讲的笑梗时,已经一口含住我整个核心地带。

一下子是舌头翻滚,一下子轻咬花瓣,两年了,这些「熟吸」的动作对我仍然受用。

小江的两只手也没闲着,十只指头轮流滑过我的乳头,彷彿身体的正负极被接通一样,我身体的三个点不断地窜着电流,下半身无法控制地微微渗水,小江除了舔舐又要增加吞嚥。

「要我进去了吗?」

小江在几个舔舐的动作中,空出一个音节来完成这句话。

我心里很矛盾,想要有东西充满我,又想要继续享受阴蕊的酥麻。

小江不等我犹豫,起身一口气顶到我子宫口。

小江的健康教育应该学的不错,知道女人的阴道口只有前端几公分有特别感觉,因此每每进去后,都会刻意先让棒头前端缓缓出入几次。

但是今天的他,显然不大一样。

今天的他,看到早上第一中学的毕业典礼中,我左右竟然同时坐着市议会的郑议长与全国地产的高董事长。

♦♦好好运用它→https://pse.is/AWJFJ 迎接难忘的酥麻高潮!

我仅仅是一个出身公务员家庭的女孩子,在这个以男人掌控的游戏领域里,十年来,我为了爬到我今天的位子,我用我能言善道的天份、与上天赋予的女性魅力,打通了我的人脉与金脉。

只是郑议长现在已经是六七十岁的长辈,不要说现在不行了,即便在十年前,我也只是陪着他洗了几次温泉,平常找些莺莺燕燕环绕在他身旁,满足一下他的虚荣,说是交往绝对谈不上。

高董事长在每次的大选中则负担了我大半的经费,尤其在这种寸土寸金的都市,如果没有建商的支持,我的看板再美丽、看起来再专业,也无法出现在任何一个明显的建筑物上。但是五十多岁,髮线颇高的高董事长再爱我,却也没办法改变他只能在我嘴里或我身体里撑过几十秒的现实。我需要他们,但是我也需要更多。

小江跟我几年了,这些故事他都知道一点。

远远地看着我跟两位老大哥盈盈笑着,心理上应该不好受。

在我可以感受到的嫉妒下,小江的确省略了好几个程序,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床上的莽夫。

伴随每一下的撞击中,他仍缓慢却轻重循环地,以指腹在我的花蒂上画着圆形。

等待花蒂随情慾胀了起来,他的拇指挤压我的下腹,中指则来回轻抚我因此露出的花蒂,我的脑袋也逐渐从纷乱画面的交错中淡出为空白。

我紧促的喘息,暗示他我即将到达潮水涌出的一刻。

「好....了....啊….可以了...」「啊啊…….已.....经到了」

在颤抖中,我感觉我一时无法控制唾液的吞嚥。

小江今天完全没有想要就此罢手,更加用力而有节奏地按摩着整片花瓣。

「好了!好了!」「不要......了!」「不要了......」

在我抓紧他后脑杓的髮丝,难过地抽搐了几十秒后,

小江看準时机翻身起来,将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膀上,用力地顶进我的花心,

每一下,都应和着我的收缩。

每一下,都让我头皮发麻到眼眶泛泪。

我也相信,我这几十秒的无助,是小江征服在现实中握有强大权力的我所获得的快感。

「射了!」

四五条逐渐缩小的抛物线,从胀大的雄性象徵出发,座落在我略有弧度的小腹上。

在疲倦感中,我咬牙翻身一屁股坐在小江脚上,阻止他挣扎逃开。

低头一边用口舌、一边用手快速套弄着他刚抒发完的棒子,颇有成就感地听着他略显难过的呻吟。

「还有吗?」「不能留给别人唷!」

我猜想我这个最后的清枪动作,是小江拒绝了好几次升官机会的关键,留下来继续帮我提公事包,帮我顾洗手间的门,帮我度过杂誌上说的狼虎之年。

小睡了一下,小江已经和詹桑在大门口等着。我知道他怕詹桑发现什幺,刻意不用沐浴乳洗澡,即使如此,稍稍深陷的眼圈还是反映出纵慾的代价。

「市长,会场到了,请妳等等演讲完到门口与立委们一起接总统。」

我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打开保温杯餟了一口,想压下喉咙中残存的雄性贺尔蒙气味。

抬头从后照镜瞄了一眼詹桑,担心他闻到什幺。

对于女人,权力这帖春药格外昂贵。

但我不想停药,也不想停下权力给予我的高潮。

 ♦♦好好运用它→https://pse.is/AWAP5 迎接难忘的酥麻高潮!

(未完待续)

湿 纸巾 FB粉丝团

双腿交错(2)

双腿交错(3)

双腿交错(4)

双腿交错(5)

双腿交错(6)

双腿交错(7)

双腿交错(8)

双腿交错(9)

双腿交错(10)

双腿交错(11)

双腿交错(12)

双腿交错(13)

双腿交错(14)

双腿交错(完)




上一篇:
下一篇: